(日劇)正義之凜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7話

簡介:正義之凜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0話) 

  

第1話

竹村凜凜子是春天到橫濱地方檢察廳港南支部上任的檢察官。入行兩年的她正義感超強、性格開朗。凜凜子和父母、妹妹同住,家裡是開豆腐店的。她入行第一年是在大阪工作,所以與戀人優希談了一年的異地戀,這次調任港南,她決定無論是工作還是戀愛都要好好打理。在港南支部,以支部長梅宮為首,聚集了檢察官大塚、德永等各具特色的團隊。而與凜凜子搭檔的事務官是看來有些乖戾的老將相原。凜凜子很快就與相原一起進行取證調查,但因為她喜怒必形於色的性格,常常把對嫌疑人的好惡掛在臉上,所以被相原抱怨是對嫌疑人過於投入感情。這次,凜凜子負責某傷害案。被害人是在建築公司工作的向井。向井報案說自己在胡同里被上司恩男襲擊,從台階上摔落,身受重傷,花了兩個月才痊癒。凜凜子認為恩田是個利用職權打壓部下的壞上司,非常氣憤,但是,取證時,她看到恩田行事穩重,不像個會使用暴力的人。恩田全盤否認向井的指控,認為向井是想通過誣告來打擊自己。而且,向井的同事田中作證時說的和恩田一樣。被害人和嫌疑人各執一詞,凜凜子與相原開始一起調查案件背後隱藏的真相。

  

 

第2話 

週日,凜凜子和男友正優希約會,他們已三個沒正式約會過了,然而,同事德永卻打電話請凜凜子來幫忙值班。凜凜子以工作為重,約會只能留到下次了。梅宮支部長第一次把殺人案交給凜凜子負責,凜凜子非常振奮,幹勁十足,相原卻擔心她又興奮過了頭白忙一場,叮囑她一定要冷靜沉著。殺人案的嫌疑人是主婦町田香憐,她涉嫌毆打丈夫至死。香憐說自己不堪丈夫的暴力,是自衛,並非故意殺人。凜凜子聽了她的話十分同情,相原卻對香憐抱有懷疑。香憐說她有個19歲的獨生女叫麻里亞,但不知女兒現在住在哪裡,這更令人懷疑她的母女關係有問題。此後,檢方得到情報說香憐與丈夫以外的其他男人頻頻約會。司法解剖也發現了新的事實,香憐故意殺人的嫌疑越來越大。凜凜子把香憐供述中的矛盾之處擺在她面前,敦促其徹底坦白交代。

 

 

第3話  

凜凜子與好久沒見面的好友順子、朋美聚會。她二人與凜凜子同期成為檢察官。不知怎麼搞的,她們見面的地點竟然是相親派對。凜凜子早有男友優希了,所以這場合讓她很窘,但是順子和朋美勸她說認識認識新朋友也沒有壞處。這時,凜凜子接到優希約她出去的電話,她急忙趕去和他見面。她本來以為和優希相處得很順利,但出了意外的事。就在這時,凜凜子奉命負責騙婚案。被害者澤井七美在相親派對上認識了IT企業社長藤堂,二人訂婚而且預約了婚禮會場。後來,藤堂說因為事業出現困難需要大筆資金,澤井給了他一千萬日元。不料,從那以後藤堂就音信全無了,而且他過去說的住所是錯的,所謂經營的公司也根本不存在。聽完案情后,同為女性的凜凜子非常氣憤,絕對不原諒這種利用女性弱點詐取金錢的壞人。化名藤堂的男人真名叫鈴木正夫。鈴木否認詐騙,聲稱根本沒收到到一千萬日元。警察也沒有找到決定性證據,所以不能逮捕鈴木,只能放他回家,然後把此案送交地橫濱地方察察廳。在接受凜凜子問詢時,鈴木承認對澤井撒了謊,但又涕淚交加地說是由衷地愛井澤。凜凜子被這個鈴木搞得暈頭轉向。她與相原一起尋找鈴木從澤井手順騙取巨款的證據,但是證據都不足以將鈴木定罪。就在這時,優希向凜凜子求婚了。一邊是陷入困境的調查,一邊是突如其來的求婚,凜凜子面臨著人生的重要決斷。

 

第4話  

凜凜子到橫濱地方檢察院港南支部任職已經有一個月。這天,同事們為凜凜子補開歡迎會。在歡迎會上,凜凜子聽事務官們談起大塚與德永的查案訣竅後,深受感動,決心向前輩們學習,也用那些技巧查案。然而,相原卻說凜凜子現在的道行還差得遠呢。凜凜子不服氣,鼓足乾勁要讓相原刮目相年。這天,凜凜子負責一起年輕摩托車手撞死老人的交通事故案件。被害人佐藤忠德與妻子富彌散步時橫穿馬路,被闖紅燈的摩托車手勝村弘撞倒致死。富彌強烈要求嚴懲肇事者。凜凜子很同情富彌。她和相原審問勝村時,勝村雖然承認了所有指控,卻說自己不記得事故發生時的情形了,其餘的事更不肯多說。凜凜子為如何寫起訴書煩惱。為了了解勝村的為人,她到勝村當廚師學徒的餐館去調查,結果,從勝村的同事那裡聽說了出人意料的事。一面是失去重要親人的受害者家屬的悲痛,一面是奪人性命的嫌疑人。凜凜子感受著捲入事件的雙方的心思,不知該如何決斷。就在這時,在竹村家裡,凜凜子的妹妹溫子鬧出了亂子。

 

第5話 

凜凜子的妹妹溫子帶戀人後藤公一回家見父母。溫子說打算與後藤結婚,然後繼承豆腐店。父親浩市先是大吃一驚,繼而強烈反對,竹村家一片大亂。趁此機會,凜凜子索性宣布自己與相戀四年的男友分手了。神奈川醫大發生女職員墜樓而死的事件。由於此事非單純墜樓,而有可能是謀殺案,所以,凜凜子與相原一起到案發現場調查。重要的工作讓凜凜子鼓起了乾勁。被害者是臨床病理學教授高島敦史的助手三宅香織。經調查他二人在搞婚外戀,而且香織的指甲中檢出了高島的DNA,所以高島被以涉嫌殺人的罪名逮捕。但是,高島否認有罪。他聲稱自己有不地場證明,在法醫推定的香織死亡時間,他正與​​醫療機器生產廠家的茂木一起在大眾浴池。茂木也給出了同樣的證言。就在調查陷入困境時,又發現了與案件有關的新情況。支部長梅宮令凜凜子與大塚共同調查這一案件。然而,大塚很強勢,強行決定了調查方針,整個查案團隊看起來前途多艱。

 

 

第6話 

凜凜子參加同期入職的同事的婚禮派對。分配到全國各地的同期同事們齊聚一堂,派對很熱鬧。在派對上,凜凜子遇到了很久沒見面的美咲。美咲和凜凜子是從大學時代開始就互相幫助共同學習的朋友,後來,為了維護各自所理解的正義,她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凜凜子成為檢察官,而美咲則成為律師。從婚宴上出來後,凜凜子邀美咲到自家小聚,竹村一家人熱情地接待了美咲。凜凜子與美咲交流了各自的近況。當談到戀愛話題時,凜凜子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她與大塚接吻的場面。第二天,凜凜子上班後,聽相原說在酒會上喝醉了與大塚親嘴的事。凜凜子與大塚碰面時有些尷尬。這時,一個電話詐騙犯被送來。凜凜子發誓要把這類冒充親屬打電話騙錢的騙子一網打盡。嫌疑人是個叫淺田謙人的大學生。面對凜凜子的審問,淺田表現得後悔莫及,說自己以為只是做一份輕鬆的兼職,沒想到竟是給詐騙犯幫忙。而為淺田辯護的正是美咲。美咲要求釋放當事人,但凜凜子認為材料不足,拒絕了美咲的要求。美咲相信淺田的說辭,聲稱從某種意義上說淺田也是受害人。如此一來,凜凜子和美咲就站在對立面。立場不同的二人展開激烈的較量,她們的友情也面臨著嚴峻考驗。

 

 

第7話 

在某間幼兒園,保育員一個沒留神,有小孩子受了重傷。該事件被當成孩子從幼兒園院子裡的遊樂設施上掉落的意外事件,但小孩的父親小峰雄一不接受園方的說明,提起訴訟。凜凜子負責此案。她的事務官、身為人父的相原對這個案子非常熱心,認為有可能是園方監護不力。凜凜子看到相原的樣子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受傷的孩子宏尚雖然痊癒了,但閉口不談事故發生時的情況,小峰說孩子平時身上就多次出現小傷,懷疑是受到虐待。相原認為如果真有虐待行為那絕對不能原諒,而且他更加投入地查案。凜凜子和相原到幼兒園向園長瀨川彌生詢問情況,彌生一邊道歉,一邊否認是園方的責任。凜凜子覺得園方的話也有道理,為如何處理該案而苦惱。這時,相原到竹原家送回凜凜落下的東西,受到浩市等人熱情招待。受到那種溫暖的家庭氛圍的觸動,相原不由自主地說出自己對無法見面的女兒的思念。正好在這時候,他的前妻打來電話,約好讓他和女兒見面,相原十分高興。第二天,凜凜子開始向宏尚進行調查取證,結果,得知了意外的事實。

 

未完待續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y 的頭像
Remy

日劇小屋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