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後妻業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8話

簡介:後妻業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0話)

 

第1話

武內小夜子是個“後妻專業戶”。她與大阪婚介所“微祥”的社長柏木亨聯手,憑著天生的吸引男性的才能,成為富有的高齡男性的後妻,待丈夫死後搞到巨額遺產。某天,按柏木的計劃,小夜子與前教師中瀨耕造相親。她成功當上了中瀨的後妻並取得了遺言公證書。然而,小夜子知道中瀨另有財產,所以想辦法要打開中瀨的秘密保險箱。在東京,中瀨的次女朋美與同居的丈夫合開設計事務所。她很擔心在大阪獨居的老父親的身體。這時,她的姐姐西木尚子打電話說中瀨病倒了。朋美急忙來到醫院,在那裡,她才頭一次聽說父親第四次結婚了,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夜子自稱是中瀨的妻子。這個與自己同齡的後媽讓朋美很吃驚,同時也讓她產生了敵意。然而,小夜子無視朋美的憤怒。當朋美質疑她與中瀨的夫妻關係時,她拿出了與中瀨的結婚照,更批評平時不聯繫父親的朋美和尚子是薄情的女兒。因為中瀨的病情穩定下來,朋美回了東京。不過,她怒氣難消。根據小夜子的打扮、舉止,朋美沉得小夜子可能是圖謀父親財產的婚騙,便托偵探事務所調查。負責此事的私人偵探是朋美的學長、前刑警本多芳則。聽了朋美的話後,本多懷疑小夜子是個後妻專業戶。

 

 

第2話 

「後妻業 第2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妻專業戶”小夜子發現自己嫁的中瀨耕造在保險箱裡藏了巨額財產。之後,小夜子如願以償讓耕造病重入院。趁這個空當兒,小夜子與搭檔柏木合夥成功打開了保險箱,在裡面發現了房產證、存摺,總計四千萬。二人馬上到銀行要求解約,以便提前取出定期存款,但是銀行表示沒有當事人允許,不能解約。小夜子無論如何也要把錢搞到手,她把負責處理解約事宜的銀行職員帶到病房,利用耕造意識不清,強行替他表示要解約。如此一來,小夜拿到了大筆現金。但是,受耕造的次女朋美之託到大阪調查小夜子的偵探本多,偶然發現了小夜子的提包裡有一捆捆的現金。與此同時,朋美和姐姐尚子以父親病情暫時穩定為理由,要求給耕造轉院。但當聽說有可能在留人在家看護時,姐妹倆以工作或家務忙為由,互相推諉。這時,本金告訴朋美小夜子有大量現金的事,她對小夜子的懷疑更深了。另一方面,對於雖然是受僱,卻像親人一樣幫助她出主意的前輩本多,朋美不禁回憶起過去曾傾心於本多。對於已經拿到錢的小夜子和柏木來說,耕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所以,小夜子想結果耕造的性命,便悄悄來到熟睡中的耕造身邊。

 

 

第3話 

「今夜放送の第3話では、小夜子が“本宅”と呼ぶ自宅についに朋美が突撃!直接、小夜子本人が“後妻業”を行っているとの疑いを強めて訪れたのですが…。」的圖片搜尋結果

耕造的葬禮結束沒多久,小夜子與柏木就開始接解下一個目標。這次的對像是大型外賣公司的會長富樫幹夫。小夜子很快就來到了乾夫所住的高級養老院,然而乾夫有老年癡呆症,就算是小夜子也沒法用一般的手段搞定他。這時,本多調查到小夜子過去結過三次婚,而且丈夫全死了。朋美希望能他能證明是小夜子殺了她父親。本多開始潛入小夜子的公寓調查。他發現小夜子的第三任丈夫武內宗治郎死因非常可疑。而且,與宗治郎的親人交談後,他明白了小夜子不與耕造辦入籍手續的理由。另一方面,朋美懷疑司郎與繪美里出軌。就在這時,本多向她報告,包括耕造在內,小夜子的幾任丈夫都是柏木經營的婚介所的會員。朋美再也忍不住了,決定獨自與小夜子對決。面對擅長花言巧語的小夜子,朋美直接挑明對方是後妻專業戶的事實。然而,小夜子不但不為所動,反而開始發表一番不可思議的告白。

 

 

第4話 

小夜子告訴朋美,迄今為止自己所嫁的富有老人全部都很“孤獨”,而朋美的父親也希望早點死。朋美聽了後不禁產生了動搖。為了躲避朋美的追究,小夜子想方設法要盡快拿讓幹夫在遺言公證上蓋章,但是乾夫有老年癡呆症,很難溝通,連小夜子也無能為力。另一方面,本多調查發現小夜子已經找到了下一個目標,便與後妻業的幕後黑手柏木接觸。他亮明自己是受僱於朋美的偵探的身份,向柏木打聽小夜子的事,但柏木當然不會簡單就範。接下來,他又與後妻專業戶們的幫手、司法代書人新井欽司聯繫。小夜子的公證書都是由新井充當證人的,本多利用這一點攻破了新井的心理防線。其實,小夜子迄今為止所做的公證書都是提交就準備好的。因為老手本多的出現,柏木開始考慮退路。就在這時,小夜子剛出獄的弟弟黑澤博司來找柏木。博司無處可去,想找姐姐敲詐點錢,向柏木打聽到小夜子的住處。五年沒見過面的弟弟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讓小夜子非常生氣。

 

 

第5話 

柏木對本多的行動高度戒備,他計劃把小夜子的弟弟博司送到東京,調查本多的過去,以便抓住他的弱點。然而,因為沒找到本多的住處,他就命博司跟踪朋美。小夜子叮囑弟弟要抓住她的這個天敵的狐狸尾巴。另一方面,當小夜子陷入與患老年癡呆的干夫的苦戰時,又被安排與富有的前開業醫生笹島雅樹相親。這時,朋美目睹丈夫司郎與事務所工作人員繪美里出軌,她為了抹掉難堪的記憶,司郎與繪美里幽會所用的辦公室的沙發給處理掉了。而繪美里和司郎不知道朋美已洞悉一切。面對無論做什麼都試圖挑戰自己的繪美里,和若無其事地照常工作的司郎,朋美的怒火不但不能平息,反而愈燒愈旺。小夜子很快與新目標笹島會面,看到對方的財產,她眼前一亮,作為後妻專業戶的干勁又高漲起來。這時,朋美受姐姐之長到大阪工作,她來到準備翻新住宅的客戶家。在豪宅迎接她的正是小夜子的獵物笹島。對此不知情的朋美,擔心高齡老人笹島獨居不安全,但笹島卻說只要有錢,就可以隨便僱人來一起生活,所以一個人很快樂。而且,提到最近認識的女朋友打來的電話時,他更是喜形於色。看到這樣的笹島,朋美不禁想起去世的父親。朋美前腳一離開笹島家,後腳小夜子就來了。她們不知道正與同一位老人打交道。另一方面,奉命當偵探的博司偷懶,跑去打遊戲,結果被柏木教訓,他只好認真偵察朋美與本多的情況。

 

 

第6話 

「第6話では、小夜子が笹島(麿赤兒)を新たなターゲットに選んでいると知った朋美が、再び小夜子の家を訪れます。」的圖片搜尋結果

小夜子想盡快成為笹島的妻子,從而成為遺產繼承人。她向笹島求婚,直言希望他把遺產留給自己。同時,她也提出只是形式上結婚但不登記入籍。另一方面,朋美因為司郎出軌則受打擊,感情激動,終於與本多共度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們壓抑著自己的情感,努力做個成年人。而這一切被柏木發現,他以為抓住了本多的弱點,露出得意的微笑。本多不知道自己的把柄落在柏木手中,仍繼續調查小夜子的行動。他看到小夜子與司法書士新井一起去了笹島的房子。聽說此言,朋美大吃一驚,這才明白小夜子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的客戶。為了阻止小夜子與柏木的計劃、避免笹島重蹈父親的覆轍,潛入了笹島的住宅。小夜子知曉了朋美的行動,像往常一樣用花言巧語應付朋美,聲稱一直以來她只是在享受“戀愛”。不過,由於朋美的一句話,小夜子怒火燒,索性把朋美出軌的證據甩在她面前。

 

 

第7話 

「夫の裏切りで失意のどん底に落ち、女としても小夜子に見下されて悔しさがこみ上げる朋美(木村多江)は、何とかして小夜子に勝ちたいと柏木(高橋克典)を誘惑するが、反対に「もう関わるな」とくぎを刺されてしまう。」的圖片搜尋結果

因丈夫背叛而失意到極點的朋美,作為女人也被小夜子瞧不起,她心中充滿了不甘,無論如何都要勝過小夜子。她去引誘柏木。這時,本多告訴朋美,小夜子的目標笹島去世了。她確信就像小夜子之前的丈夫一樣,笹島是被小夜了殺的。得知警察也認為笹島是被他殺,展開調查後,朋美與本多商量下一步作計劃。小夜子回憶起笹島生前曾嘟囔過“活著太痛苦,早死早解脫”。數日後,小夜子與朋美、本多叫出去。朋美要求小夜子把耕造的一半遺產讓出來,並威脅說如果小夜子不同意,她就要訴諸法庭,甚至開記者見面會,如此一來,媒體會把小夜子過去的一切都查個底兒朝天。聽說朋美的這些話後,柏木意識到朋美的威脅是認真的,頓時慌了神。但是,當事人小夜子卻無動於衷,相親結束後,她馬上興高采烈地去與自己中意的舟山約會。柏木見此情景不禁心中嫉妒。這時,在朋美的公寓,司郎從海外出差歸來,當朋美指出他這次是帶著小三兒一起出差時,司郎很不耐煩,馬上又離開了家。被獨自丟在家裡的朋美正發呆時,接到了柏木的電話。

 

 

第8話 

「後妻業 第8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小夜子被舟山迷住了。與過去娶她當後妻的老人們不同,舟山充滿紳士風度和男人魅力。小夜子在接受他的求婚時,感受到了身為女人的喜悅。另一方面,柏木為與博司見面去了東京,聽到小夜子欣喜地報告說舟山嚮她求婚時,心情複雜。小夜子就是小夜子,雖然對於柏木不回信而滿,卻仍高興地應舟山之約共度一夜。柏木對此一無所知,他在酒吧偶遇因與丈夫分手而傷心的朋美。他安慰傷心的朋美,二人一起去了酒店的房間,那情景被本多看到了。回到大阪後,柏木聽小夜子說她已經與舟山發生了關係後,十分激動。而且,小夜子在至今沒讓人去去過的自己的房間招待舟山,還親手給他做飯。柏木警告小夜子不要陷得太深。但是,沉浸在愛情中的小夜子充耳不聞,反認為柏木是在嫉妒,這可戳中了柏木的痛點。柏木壓不住火,無論如何也要讓小夜子清醒過來。為了揭開舟山的畫皮,他確認了舟山的資產狀況,發現了意想不到的事。柏木把小夜子叫來,告訴她有關舟山的重大事實。但是,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小夜子根本不信。話不投機,她準備離開柏木的辦公室,卻發現辦公桌上放著朋美的耳環。柏木打馬虎眼,但小夜子上瞬間就明白了柏木和朋美髮生了什麼事,心中躁動起來。數日後,小夜子突然來到朋美的家。朋美不知她來東京的理由,十分困惑。小夜子開門見山,問朋美是否與柏木睡覺了。

 

未完待續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