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特搜9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10話

簡介:特搜9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0話完結)

 

第1話

    正在追捕持槍襲擊寶石店強盜二人組的淺輪直樹,現在是涉谷中央署的刑事課主任。突然,奔跑的直樹面前出現了一個年輕男子,兩人撞到在地,男子羨慕地看著直樹,向他介紹說自己是新宿中央署的新藤亮,並和直樹一起開始追捕犯人。
    看見犯人逃進了一處購物街的直樹,向著那邊緩緩接近著。一位偶然來到購物街的男客人,遠遠地註意著想要在不波及到普通客人情況下抓捕犯人的直樹。不出一會兒,在那位男人的幫助下,直樹成功抓捕到了搶劫犯。當直樹為此表示感謝時,那位男人留下“應該保護的是弱者。這是基本吧”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便離開了。
    第二天,正在和已經成為他妻子的倫子聊天的直樹,突然接到了警視廳人事科過來的電話,讓他直接到警視總監辦公室。到警視總監辦公室後直樹被告知,警視廳將組建一支從初步調查到檢查工作都全權負責不被束縛的獨立小組——“特別調查組”。在見到被任命的組長宗方朔太郎時,直樹吃了一驚。原來這位宗方就是昨天在購物街逮捕強盜時立下大功的男人。宗方似乎就是因為看到直樹的行動,才指名要他加入的。
    立即被派往特蒐班辦公室的,還只有宗方和直樹二人。不僅如此,宗方還因為“育兒優先”,扔下直樹一個人就回去了。被宗方要求召集特蒐班成員的直樹,立馬就跟小宮山志保取得了聯繫,卻被她以“沒法好好乾了吧?”的理由拒絕了,而村瀨也沒有接他的電話。只有矢澤一個人接到了他的消息,還在矢澤那裡得知了青柳辭職的事。直樹和矢澤決定一同前去找青柳談話,卻只得到了青柳“即使回去了也只是在重複一樣的事情而已吧?”的回复。可能是因為覺得直樹太可憐,矢澤向他承諾了自己會加入特蒐班。
    就在此時,從東中野署的村瀨那裡發來了特蒐班的出動請求。事件發生在繩文陶器的發掘現場,在現場發現了大學講師野村美穗的屍體。因為旁邊掉落了一個疑似含有氰酸性毒物的瓶子,警視廳搜查一課判斷為服毒自殺,就將後續處理交給了村瀨,但村瀨似乎不能認同這個看法。
    到達現場的直樹觀察了現場的情況,同樣對自殺的判斷抱有疑問,並請真澄對死者進行解剖。在現場,真澄還叫來了志保一起參與。到最後,志保和村瀨還是變成了特蒐班的應援,直樹和矢澤一起進行著精湛的團隊合作調查。此外,宗方雖然並沒有很積極地參與行動,卻也接觸到了案件的核心。從此開始,直樹和其他人逐漸向警察組織的黑暗面接近。

 

 

第2話 

    發現了身著婚紗的女性遺體。直樹與其他人到達現場之後,新藤出現了,還和他們打招呼說從今天開始將會成為特蒐班的一員。把困惑的直樹他們先放在一邊,新藤根據在現場發現的安眠藥瓶和藥片,做出了是否為自殺的推理。
    通過失踪者報告,大家弄清了死者的身份為酒店禮賓員齋藤真希。在發現遺體的當天,真希與同酒店前台工作人員武村茂明舉行了結婚儀式。同時,據武村說,在結婚儀式的前一天,真希為了準備婚禮而一個人住在了酒店裡。
    直樹他們確認了監控攝像頭所拍攝的影像,卻一無所獲。真希是如何去到遺體的發現地點的呢。在這其中,又調查出了一件事——真希在懷疑著武村與觀光文化廳局長之女的關係,這又是否是她自殺的動機。
    另一方面,青柳和矢澤在酒店裡突然遇上了宗方。宗方說,在武村和真希的婚禮座次表上發現了可疑的地方。
    就在這時,從真澄的屍檢報告中得出了真希很有可能是在不自然的條件下凍死的結論。這樣一來,就有可能是他殺。抱著對島澤觀光文化廳長官和酒店之間關係的懷疑,志保和村瀨展開了調查。與此同時,直樹他們還從關係者的問詢中,注意到了有一段空白的時間。

 

 

第3話  

    因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設計理念而擁有高人氣的建築家森田亞紀子,在工作室被發現刺殺身亡。根據第一發現者·助手北原里香的說法,亞紀子參加了某個小鎮的設計比賽,而設計模型則被某個人給破壞了。後得知,以近未來風格設計而聞名的建築家大屋源治也參加了那個比賽。
    青柳和矢澤前往了那位建築家大屋的家中。志保和村瀨則選擇了去舉行比賽的不動產公司主管中岡孝、江波太門那裡進行查訪。
    另一方面,直樹從真澄那裡得知,根據被害者傷口的形狀判斷,凶器為工作用美工刀的可能性非常高。
    在這之後的調查發現,大屋的鞋子和現場殘留的腳印是一致的。直樹他們以非法入室的嫌疑對大屋的家宅進行搜查。新藤發現了在一旁擔心地看著的大屋妻子千鶴有可疑舉動,開始單獨跟踪,從而發現了令人意外的事實。
    進一步,志保他們聽到了這次的比賽是被內部操作的說法之後,重新對關係者進行了調查,這次他們是否能到達新的事實之中。

 

 

第4話  

    從自由作家三好加奈子的自家床下發現了一具已經白骨化的遺體,直樹他們立即趕往現場。到現場後得知加奈子正在對自家進行改造,遺體的發現者正是翻新工作的承包商村田肇等人。根據監識課的豬狩判斷,遺體為男性,距離死亡時間應已在五年以上。
    加奈子的母親已在一年前亡故,父親則住在集體康復之家裡,她現在處於獨居狀態。然而在聽到加奈子的父親泰三名字之時,豬狩吃了一驚。原來,泰三和豬狩過去在同一個管轄警署裡,是原警視廳交通機動隊的副隊長。
    直樹和豬狩一起去探訪了住在集體康復之家的泰三,但泰三卻因為老年癡呆症,不僅完全想不起來豬狩,還總是在和亡妻的幻影對話。話雖如此,在告知他翻新工程中發現了白骨遺體的瞬間,不知為何,他突然大喊“不能翻新”並激烈地掙扎反抗起來。
    根據法醫真澄的鑑定結果,白骨遺體為毆打致死。志保、村瀨、青柳、矢澤以和遺體被一起發現的遺留物為方向,開始對死者的身份展開調查。
    調查發現,加奈子的家在七年前,曾經來過一支白蟻清除隊。直樹和新藤在對清除隊進行調查的時候,發現了令人意外的事實。
    正當這時,泰三突然把豬狩叫了過去。和之前不同,變得清醒的泰三暫時恢復了記憶,在豬狩和宗方班長的面前,向他們坦白:“人是我殺的”。

  

 

第5話 

 

知名人偶師三橋涼子被毆打致死的屍體在她自宅的工作室裡被發現了。第一發現者是在附近打棒球的小學生柴田啟太,他因尋找棒球而進入了工作室,偶然間發現了遺體。這之後,聽剛巧到這裡來拜訪的兒童俱樂部指導員酒井菜菜子說,被殺害的涼子在附近是出了名的討厭小孩,平時對孩子們非常嚴厲,收到了家長們投訴的菜菜子便定期去涼子家中拜訪。
到達現場的直樹,開始在意起了遺體手掌上殘留的謎之壓痕。法醫真澄診斷說應該是死前用力握住什麼東西造成的痕跡,但現場的人偶製作道具中沒有一個與之吻合。
開始著手調查的直樹和新藤查出,在事件發生一周前,涼子和某個人偶然地再會了。對象為小學教師西川大吾,他在兒時,曾被涼子委託做過五月人形的模特。
此外還發現,在14年前,和涼子同為人偶師的丈夫貴志因從公園台階上摔落而去世了。志保和村瀨通過調查分析,發現他有可能是被誰給推下去的。甚至還發現,當年事故的目擊者正是菜菜子。
貴志因事故去世是在14年前,大吾成為人偶的模特也是在14年前。直樹被這個奇妙的巧合所吸引,拜託監識課員佐久間朗去調查一下涼子夫婦以大吾為模特製作的那個五月人形“子供大將”。隨之,意外的真相浮出水面。

 

第6話 

著名電影製作人近藤瑠未被刺殺身亡。在她的右臉頰上發現了被毆打的痕跡,還含著一朵不太常見的紅花。到場的直樹等特蒐班成員,每個人都為遺體奇異的樣子所震驚。
瑠未作為電影界的能人干將被大眾所熟知,3年前親手製作的電影作品《南太平洋的誓言》更是大受歡迎,最近正在製作電影的續篇。特蒐班以瑠未是否與周圍人有過衝突矛盾的方向著手調查,很快得知,在前作的攝影中,她開除了導演國井康夫。直樹與新藤找到了國井了解情況,他卻拿出了不在場證明。
在監識員佐久間的調查下,得知紅花是一種產自拉美的觀葉植物,名為“古斯馬尼亞”。青柳和矢澤去拜訪了在續篇中被瑠未辭退的女演員金子ayumi,注意到ayumi的平板電腦待機圖像正是古斯馬尼亞,開始對她周圍進行篩查。
在這之中又調查出,實際上在三年前,《南太平洋的誓言》曾經發生過更換主演的事。原本決定的主演是宇田川順一,而他卻因為攝影中的事故,兩腳不方便,最後換成了他的弟弟宇田川徹來擔任主角。
哥哥順一從演員職業隱退後,轉行做了靴子設計,現在與鞋匠佐竹恭子共同經營著一家小小的鞋店。雖然他說他隱退之後再也沒有見過瑠未,卻在他店前的監控攝像頭中發現了瑠未的影像,他說了謊。看到了這段影像的宗方指出了順一行動中的可疑之處。
除此之外,法醫真澄的鑑定結果顯示,打了瑠未臉頰的那個人手上戴了戒指。而在瑠未的周圍,戴了戒指的人又是誰呢。

 

第7話 

房地產公司社長西田正義的遺體在神社的台階下被發現了。而職工中島達也則倒在遺體身上昏迷不醒,被救護車緊急送往醫院。奇妙的是,在兩人周圍散落了大量的一萬元紙幣,中島的手裡還握著一隻小小的招財貓。
不久,恢復了意識的中島,對直樹和新藤二人講述了經過——自己和西田因借錢的事起了口角,相互推搡之間兩人一起摔下台階。然而,通過法醫真澄的檢查,西田的死因並非摔死,而是後腦被鈍器擊打所致。也就是說,還有另一個人,在打死了西田之後,從台階上將他摔下,還在倒下的中島身上撒下了大量現金。
就在此時,查出了中島在21年前5歲的時候,曾遭遇過火災。在那個時候,向束手無策的中島母子伸出援助之手的人正是西田。他不僅給他們提供了住處,更僱傭了長大之後的中島。對中島來說,西田就是他的恩人。但是,在志保和村瀨的調查下,西田的房地產公司業績迅速提升的背景漸漸明朗。
進一步,他們又查出,在21年前的火災之中,有一位男性犧牲自己救出了​​中島。而這位男性,則是西田的情人、酒館老闆娘太田惠子的丈夫。
另一方面,宗方找出了中島所握招財貓所隱藏的秘密。從這件新線索中,潛藏​​在事件背景中、令人悲傷的真相明了。

 

 

第8話

    公司社長水上洋次郎之妻——康子的遺體在自宅水池中被發現了。直樹等特蒐班成員到達現場後,根據遺體額頭的V字形傷痕和現場雜亂的樣子,認為搶劫殺人的可能性很高。
    法醫真澄的驗屍結果表明,死因為溺死。是強盜在毆打了被害者之後,又將其扔進水池任她溺死嗎。
    但是,在志保和村瀨的調查中,發現洋次郎所經營的公司正因為後繼者的選拔問題陷入了動蕩之中。公司最初只是很小的一家街道工廠,在80年代末因發售的一款立體拼圖大賣而成為了大企業的一員。洋次郎和康子均為再婚,康子拼命想要讓自己帶過來的兒子翔成為丈夫的後繼者,與公司的老員工們產生了不小的矛盾。
    另一方面,青柳和矢澤通過查訪,查出遺體的第一發現者——室內清潔公司職員音無奈奈屢屢遭到來自康子的職權騷擾。而且,造成V字形傷口的凶器,正是奈奈公司的簸箕。正當對奈奈的懷疑逐步加深的時候,室內清潔公司社長和田幸太作出了驚人的證言。
    在這期間,康子房間抽屜裡夾著的一片寫著無限大符號的紙片,引起了直樹的注意。

 

 

第9話


板橋區的公園內,一位75歲的女性因後腦被擊打而身亡。趕到現場的直樹注意到了遺體口部的不自然膨起。被害者口中的,竟是一枚偽造的警徽。難道犯人是在向警察挑釁嗎。
實際上,在這片轄區內,過去已發生過兩起口中發現警徽的殺人事件了。為了解決該事件,以見村岳為首的區轄署警察們將幾起事件歸為同一犯罪者所為,代號“連續殺人犯X”展開追查。
雖然直樹等特蒐班成員作為搜查的應援而加入了事件的調查中,但見村等區轄署警察們卻並不配合。據署長佐野真一郎所說,在前一個事件中,大家因服從了本部來的管理官的指揮,導致初步搜查被推遲了。佐野是一位沒有職業經驗,單憑個人實力就晉升為警視的人物,在他的合作之下,重新被委託協助調查的直樹等人,包括之前兩起事件在內,分頭展開了調查。
追查第三起事件的直樹和新藤,確認了被害者是無依無靠一個人生活的情況後,卻在房間中又發現了令人在意的東西。
而志保和村瀨則負責了第二件女性殺人事件,青柳和矢澤負責了最初發生的男性殺人事件,各自重新對事件進行調查。
看著沒有把事件作為連續殺人案來調查的特蒐班,就算是人很好的佐野也開始焦躁了起來。在直樹他們特蒐班腳踏實地的調查中,衝擊性的真相終於到來。

 

第10話

    特蒐班接到法務大臣高森徹也被殺害的報告,直樹等成員急速趕往現場。而實際上,被刺殺的是高森的妻子靜江,大家都感到了困惑。而且,組織犯罪對策部第三課“組對”也衝了進來。
    在1年前協同搜查中強迫9系解散的“組對”課長安達芳男,很快便發現了疑似凶器的刀。安達得出的結論是,高森大臣一直在推行組織犯罪撲滅政策,對此懷恨在心的暴力團關係者把靜江誤以為是高森,從而殺害了她。當時靜江身上穿著與丈夫配套的外套和帽子,高森也在向公眾哭訴說“妻子因成為了自己的替代者而被殘忍殺害了”。
    但從法醫真澄的解剖和鑑識員佐久間的鑑定中,發現了犯人的偽裝。犯人是在刺殺了靜江之後,再把外套和帽子穿在遺體身上的。換言之,犯人只是想要裝成誤殺,其實一開始的目標就是靜江。
    就在這時,神田川警視總監把直樹和宗方一起叫了出去。神田川在直樹面前,對他說明了宗方直到5年前辭職之前,究竟在執行著什麼樣的任務。至今為止從來沒有被提起的,宗方衝擊性的過去被揭開。
    更重要的是,宗方告訴直樹,想要找到這次事件的真相,就必須對5年前讓自己辭職的案件和1年前導致9系解散的案件進行重新調查。
    按照宗方的說法,兩個事件之中,都有高森的參與。但是,在5年前,在宗方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除此之外,9系的解散又和高森有著怎樣的關聯。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y 的頭像
Remy

日劇小屋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