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商連結

(日劇)健康而有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10話

簡介:健康而有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第1話

義經伊美瑠曾夢想成為電影導演,遭遇挫折後,她為了能過上安定平凡的生活而成為公務員。就在她因為從此能安穩下來而鬆了一口氣時,她卻和栗橋千奈、七條龍一等四個同期一起被分配到專門為領低保的人提供支持、工作非常繁忙的生活科。很快,前輩福利調查員半田明伸就交給伊美瑠一大堆工作。對福利知識一竅不通、人生經驗也欠豐富的伊美瑠開始接觸到各種低保戶的人生。她一邊懷著巨大的不安,一邊開始了作為福利調查員生涯。某天,政府接到一通電話,這通電話大大改變了伊美瑠的人生。打電話的人是她負責的低保戶,對方說要去死,然後就掛斷了電話。伊美瑠驚慌失措,但她的前任同事以及當事人的親屬都說此人常常這麼說,完全不當回事。但是,事件的發展令身為新人的伊美瑠受到極大刺激。受此影響,她決定必須接近低保戶的生活。不久後,伊美瑠與正在求職的低保戶阿久澤正男進行面談。阿久澤健康上沒問題但總是咳嗽不止,據說他一天連一頓飯都吃不上。聽了伊美瑠的報告,上司京極大輝認為阿久澤在救濟款的使用上有貓膩,命令伊美瑠馬上家訪,進行徹底調查。到了阿久澤家後,伊美瑠為了調查情況打開了冰箱,結果發現了一樣意想不到的東西。

 

 

第2話

「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 第2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義經伊美瑠是為了求得安定生活而成為公務員的新人調查員。她上班當天就被任命負責領低保的“110家庭”,懷著不安和困惑她開始了與低保戶打交道的日子。一到任,她就遇到了負責的低保戶自殺事件。雖然此事給她帶來極大驚嚇,但是在負責指導她的阿久澤正男幫助下,她成功實現了人生再出發。她覺得也許這份工作能繼續做下去。懷著這樣的想法,伊美瑠來到低保護、單親家庭日下部家。一邊工作一邊育兒還要看護父親的聰美誇獎了伊美瑠,伊美瑠很高興。因太高興,她勸正好在場的高中生、聰美的兒子欣也去打工補貼家計。但是,其實日下部家的生活隱藏著伊美瑠不知道的內幕。聰美看到女兒裡奈的SNS,上面有憑著裡奈的零花錢去不起的時尚服裝店和咖啡店的照片。聰美覺得可疑,去找欣也商量,但欣也的態度冷淡。當天晚上,欣也瞞著母親偷錢給裡奈。在醫政府,除了伊美瑠以外,千奈等新人調查員正在接待窗口與來訪的低保戶苦戰。這期間,上司京極大輝向伊美瑠等人說明,根據繳稅調查結果判明,有的低保戶一邊吃低保,一邊疏於申報收入,這就叫做不正當地領受了低保。而伊美瑠發現那個被懷疑是不正當領低保的家庭的表格上寫著“日下部欣也”的名字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3話

圖片搜尋結果

伊美瑠負責的日下部家被查出騙取低保。高中生欣也沒有告訴母親他在打工。領低保的家庭未向政府申報就做有報酬的工作,這便是騙取低保,政府將全額徵收稅金,這是鐵的規則。伊美瑠想幫幫日下部家,提出按生活保護法第63條,也許可以減免一些返還額度。然而,最終,伊美瑠貿然的回复,讓聰美看到希望後又跌進了失望的谷底。而且,欣也至今仍在打工,徵收額度上漲到了60萬日元。聰美見到欣也花大價錢買來的吉它和CD後,不由得怒火中燒。欣也為了追求音樂夢想,瞞著母親去打工。他不能接受要被收稅的事,一怒之下毀了吉它。日下部家面臨四分五裂的危機。數日後,聽說此事的京極,給欣也帶來了一把舊吉它。伊美瑠沒想到一向鐵面無私的上司居然也有如此溫柔的一面,非常感動。京極卻說公事和私事要分開,他仍堅持對日下部家的處罰,不過,伊美瑠開始考慮把吉它作為解決日下部家危機的突破口。欣也自從毀掉吉它後,就再沒有回過家。半田建議伊美瑠先從與欣也構築起信任關係開始做起。於是,伊美瑠拿著吉它去日下部家拜訪。但是,聰美說她家不適合玩音樂,和伊美瑠說話的態度也很惡劣。晚上,七條想鼓勵心情低落的同事,邀請伊美瑠和栗橋等人一起吃飯。在吃完飯回家時,伊美瑠想起欣也曾在路邊開LIVE,但沖向車站,然而沒有找到欣也。這時,欣也的妹妹裡奈再度與母親發生爭吵,正在尋找離家出走的哥哥,結果看到欣也坐在過去的損友們的摩托車上。就在伊美瑠為如何幫助日下部家解決困難而苦惱時,裡奈來找她,一邊道歉一邊交出了錢,並且說明一直以來積壓在心中的苦悶。

  

 

第4話 

「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 第4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年前因丈夫家暴而離婚的岩佐朋美,自離婚後就一直領低保。這天,她來到七條的窗口辦事。朋美一邊養育六歲的女兒,一邊在積極找工作,而由單親母撫養長大的七條很同情朋美,也熱心地替她想辦法求職。另一方面,在朋美與七條面談時,伊美瑠陪朋美的女兒小咲玩耍,她注意到孩子有點異常,懷疑朋美拿孩撒氣。她去找七條反映這個情況,但七條更相信朋美。不久後,為確認朋美求職的進展,七條給她打了電話,朋美報告說被面試的公司錄取了。七條特別高興,就像是自己被錄取了一樣。但是,從那以後,他就聯繫不上朋美了,而且,在街上相遇時,朋美也不理睬跟她打招呼的七條,反而慌張地逃開了。七條不知朋美是什麼意思,上司京極指示說,如果再聯繫不上朋美,就要討論停止給她發放低保。這時,他們從朋美的妹妹處得知朋美所謂求職成功全是謊話。求職無門、被丈夫家暴、吃低保,拿自己的人生與同年齡的女性相比,朋美感到自己已走投無路,所以才撒了謊。七條擔心朋美的精神狀況,鼓勵她加油。朋美雖然也表示會努力,但是伊美瑠從她的表情看出她有崩潰的危險。於是,關於是否讓朋美再找工作,伊美瑠和七條產生了分歧。另一方面,阿久澤終於還清借款,就在他準備重啟人生的時候,收到悲傷的消息,女兒來信告知前妻已去世,所以,他無心工作。不過,阿久澤的人生轉機即將到來。

 

 

第5話 

「student」的圖片搜尋結果

某天,一個男子來到大廳窗口申請低保。這個男人叫島岡光。島岡只說自己有抑鬱症,其他的什麼都不肯說,也拒絕提供能確認親戚有無可能提供援助的“扶養照會”。這讓京極很頭痛,命令伊美瑠去調查這個島岡是不是符合申請條件。伊美瑠來到島岡家,詢問他有關家人的事,但島岡開始激烈地抖腿,拒絕與父親聯絡。伊美瑠懷疑他是不是有點愛撒嬌,心裡有些著急。沒辦法,她只好從戶籍入手尋找島岡的父親,結果發現了驚人事實。島岡是某綜合醫院院長島岡雷的兒子。京極得知島岡父親有收入後,指示盡快搞定“撫養照會”,但是,半田覺得島岡也許有難言之隱,建議京極慎重行事。二人的意見嚴重對立。聽伊美瑠說了“撫養照會”的事後,島岡激動地拒絕,但又不肯說明理由。焦急的伊美瑠說這事已經決定沒別的辦法了。被打破希望的島岡採取了激進的行動。這時,在靜岡的某家醫院,島岡雷正凝視著面前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六年前失踪的兒子小光。

 

 

第6話 

「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 第6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伊美瑠等人終於搞清楚島岡頑固地拒絕提供“扶養照會”的原因。感到問題棘手的伊美瑠按上司京極指示,強行取得扶養照會。不知兒子行踪而擔心的島岡之父雷,很快就來到了東京。作為綜合醫院的院長,雷有為兒子提供經濟資助的意願,京極便指示伊美瑠馬上安排這對父子見面。然而,島岡聽說此事後從收容機構逃跑了。對於兒子這種抗拒的態度,雷笑稱他只希望兒子過得好。他的笑容牽動了伊美瑠的心。很快,有消息稱島岡在車站前的旅館中自殺。眾人急忙趕去,幸好島岡沒有性命之憂,但大家都緊張。這時,雷突然來到區政府,強烈要求告訴他兒子的住處。看到雷的態度變化如此之在,伊美瑠和京極都很吃驚。京極為自己當初要求“扶養照會”的判斷是否正確而苦惱。半田的忠告,讓京極感到自己的決定給低保申請人帶來了生命危險,他宣布要為這個案子負全責。大家一起商討對策,但是都不明白島岡家這對父子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伊美瑠也沒了主意。這時,正在住院的島岡的發生異變。伊美瑠接到醫院電話要求面談。她和京極馬上去島岡所在的醫院,結果,從主治醫生那裡聽到了有關島岡父子的令人震驚的事實。

 

 

第7話 

圖片搜尋結果

伊美瑠的同事栗橋是個頭腦聰明的優等生,她有豐富的知識,對福利政策了解很深,工作起來幹勁十足,是同期入職的人中首屈一指的優秀調查員。但是,她也有缺點。因為她本人太優秀了,所以無法理解那些“廢柴”的心情,而且她也不擅長微笑待人。看到伊美瑠對發自內心地笑著接待低保戶,她暗暗地感到自卑。更讓栗橋煩惱的是她正在負責的低保戶中林吉德。中林自從一年前姐姐去世後就無心工作。栗橋認為像他這樣的人吃低保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但通知中林說要停止生活保障。第二天,中林拿著通知低保中止的“指示書”來到區政府。伊美瑠偶然得知中林有文字閱讀障礙症,看文字不是反的就是歪的。伊美瑠知道文字閱讀障礙症患者在人群在佔有一定比例,連好萊塢明星也難免中招。但是,因為這類人除了閱讀之外並無異常,所以別人不太容易察覺到他們的困難。栗橋因為自己不了解中林的的困難單方面中止中低而自責,半田和她的同期們都很擔心她。但是,第二天,栗橋就恢復原樣。她拼命學習有關識字障礙的知識,為幫助中林獲得殘疾人證書和找到合適的工作崗位而努力。栗橋按照自己的信念,想以這樣的方式來完成福利調查員的任務,但是中林卻不領情,問題反而擴大化。面對不能克服自卑感的栗橋,伊美瑠以朋友的身份向她提出建議。另一方面,伊美瑠在街上偶遇阿久澤與他的女兒麻里,還聽說兩人今後要住在一起,高興得淚流滿面。但是,麻里那邊卻出了問題。

 

 

第8話 

「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 第8話」的圖片搜尋結果

伊美瑠成為低保調查員已經兩年了。這天,她接到電話說低保戶赤嶺岳人被送進醫院的消息。據說他因飲酒過量損害了肝臟,而且他可能有酒精依賴症。但是,赤嶺本人不打算治療,如果任由他這樣喝下去,一定會危及生命。伊美瑠不想再看到自己負責的低保戶死去,拼命勸說赤嶺,和他約定戒酒。然而,數日後,赤嶺又喝醉了大吵大鬧。伊美瑠見他這麼輕易就破壞約定,非常生氣。經調查她知道赤嶺有酒精依賴症,但如果他自己不肯治療,醫生也沒辦法。伊美瑠想先搞清楚什麼是酒精依賴症,開始拼命學習。在半田建議下,她拜訪了為有意戒酒的人們組織的“戒酒會”,了解了有關酗酒者的實際情況,感到很驚訝。半田明白對於低保調查員來說,酒精依賴症患者是最棘手的,他問伊美瑠是不是做好了心理準備。伊美瑠認為只有自己能幫助赤嶺,所以打起精神,努力工作。就在這時,機會降臨了。赤嶺再次住院,醫生警告他說下次再這樣就沒命了,再加上伊美瑠努力勸說,他終於承諾要專心治病。不過,他到底還是沒有自己是個病人的覺悟。伊美瑠領會到世人之所以不把酒精依賴症當成是一種病的理由。如果赤嶺本人不認為自己生病了,就可能不堅持治療,這讓伊美瑠很煩惱。看到伊美瑠如此苦惱,石橋跟她說了一件事。

 

 

第9話 

「student」的圖片搜尋結果

某天,伊美瑠接到電話,聽說與孫女小遙一起生活的高齡低保戶丸山幸子的家裡發生了吵鬧。她急急忙忙地跑去查看,在丸山家看到了一不認識的女性。那人是小遙的母親阿梓,四年前她扔下女兒,跟別的男人跑了。阿梓稱自己今後會好好撫養小遙,照顧幸子,為此,她要申請低保。伊美瑠、半田、京極被這突如其來的發展搞懵了,不過,為了這一家人能一起生活,他們還是按規定展開調查。調查結果是,阿梓可以領低保。但是,伊美瑠總是覺得不能完全相信阿梓。她向阿梓詢問四年前失踪的理由,結果,阿梓一反常態,展現出攻擊性的一面。而且,阿梓還以幸子有老年癡呆症為由,要求把幸子的那份低保金也打進自己的賬戶。另一方面,阿久澤的女兒麻里昏倒了。阿久澤收到消息後趕到醫院,聽醫生說麻里是懷孕,大吃一驚。麻里向阿久澤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以及分別的這十七年來的心裡話。阿澤啞口無言。當被問及孩子的父親是誰時,麻里卻死活不肯說。半田聽阿久澤說了這些事後,突然聯想到某些事情,一改常態,說出了一些與他平時風格不一樣的嚴厲的話。

 

 

第10話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小遙與領低保的祖母一起生活,某天她那失踪四年的母親阿梓突然回來了。阿梓以要看護患老年癡呆的母親以及撫養小遙為理由,自己也申請了低保。但是,領低保的正式批准一下來,她就把母親送到養老院,再次把小遙一人扔在家中,自己出去鬼混。獨自生活了一周多的小遙難以忍孤獨,向伊美瑠求救。伊美瑠把小遙暫時安排在兒童福利院住,並嘗試聯繫阿梓,但怎麼都聯繫不上。焦急的她決定把阿梓的低保金領取方式從銀行賬房轉賬改為窗口發放,計劃在發低保金的那天,和到政府領錢的阿梓好好談談。當天,阿梓帶了個男人來領錢。她大發雷霆,要求按約定發放最低生活保障。另一方面,看到阿梓比起女兒更關心的錢的樣子,伊美瑠也快壓不住火了。她告訴阿梓,小遙現在住在福利院,阿梓母親住養老院的事也重新討論。阿梓聽了臉色大變,堅絕拒絕把女兒放在福利院。她情緒激動,大聲叫罵,還要打人,被半田和京極攔住了。為小遙的幸福考慮,伊美瑠認為應該把孩子從母親身邊帶走。過了幾天,她再次拜訪阿梓,二人又談崩了。但是,沒想到的是,小遙說出令伊美瑠意外的想法。這時,麻里為要不要把孩子生下來而迷茫。阿久澤懇求她認真考慮,然而他們父女畢竟分離了十七年,他也不知如何勸女兒。終於,麻里下定了決心。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y 的頭像
Remy

日劇小屋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脾abay523
  • 第三集𥚃奈交出錢?60萬日元?
  • 阿脾你好~
    官網的劇透是寫"60万円"無誤

    Remy 於 2018/07/29 22: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