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禿鷹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8話

簡介:禿鷹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8話完結)

 

第1話

1997年,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金融業界陷入末日危機,銀行背負龐大的不良債權,已經被逼到了生死只有一線之隔的懸崖邊上。這時,大型都市銀行之一三葉銀行,準備實施把回收困難的不良債權打包賣給投資公司的“Bulk SALE”計劃。這是日本初次嘗試這種方式,負責此事的人是三葉銀行資產流動化開發室的室長芝野健夫。他面對的對手是外資系投資基金Horizo​​n Japan partners的代表——鷲津政彥。這筆債權淨值總額是723億6458萬日元。芝野提出最低也要賣300億。鷲津則稱要先進行核定。他的態度讓芝野感到一絲不安。除了芝野,三葉銀行的上上下下都認為估價應在預計之上。然而,四周後,鷲津提出的估值讓芝野等人震驚。三葉銀行常務董事飯島亮介對於本行被外資基金哄騙非常氣憤,提出第二回合的“Bulk SALE”由自己負責。另一方面,通過“Bulk SALE”拿到債權的鷲津,便被欠債者的怒吼包圍了。此時,碰巧路過的皇冠酒店前台經理鬆平貴子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第2話

三葉銀行成為日本第一個打包賣掉不良債務的銀行後過了四年,鷲津又一次出現在飯島面前。這回,鷲津要求把日本國內數一數二的寢具公司“太陽bed”的債權全部轉讓給他。 “太陽bed”的主人是中森一族,現在出任社長的是公司創始人的女兒中森瑞惠。由於經營者一族的浪費和派系鬥爭,公司的經營已亂成一團,負債達到480億日元。飯島把300億左右的債務以40億的價格讓給鷲津。在手下阿爾蘭的陪同下,鷲津到瑞惠等中森一族所住的“太陽bed”公司住宅登門拜訪。他提出以放棄債權為條件,讓經營團隊撤出公司,並會申請民事再生法(日本規定經營不善的中小企業重建手續的法律)。然而,對方根本不聽他說什麼,把他趕走了。鷲津無論如何都要收購“太陽bed”,他找到公司內的重要人物們,準備從內部動搖公司。這時,瑞惠的兒子、董事伸彰與負責經營的兩個董事做出了好像是要背叛瑞惠的舉動。鷲津不斷地許以高額去職補償金,終於如願更換了經營團隊。這時,已成為“日光雅旅館”經理的貴子來拜訪芝野,請求增加融資。但因為旅館的社長、貴子的父親重久經營方式散漫,就算拿到融資,旅館的狀況只會繼續惡化。芝野據此認為不可以追加融資。貴子則保證在在近日提出一份經營調整計劃。然而,貴子當年離家去外資酒店任職,後又回到老家當經理,面對她的所作所為,其妹珠香的不滿之情早就溢於言表。終於,重久決定讓出社長之位,把旅館交給珠香的丈夫阿壽。這時,作為“太陽bed”的債權人,鷲津提出了重建手續的申請,將通過競爭投標來決定新的投資人。

 

第3話

貴子代接替父親出任日光雅旅館的社長。鷲津來到她面前,宣布他要收購日光雅旅館。鷲津從給旅館放貸的銀行那裡拿到了債權和股份,而且行踪不明的珠香之夫阿壽所持有的股份也落入鷲津手中。貴子和芝野都驚呆了。然而,鷲津說他之所以要得到這家旅館,不是為了毀壞。貴子問鷲津的真實目的,鷲津卻只說如果貴子要與他對抗,就要表現出相應的決心。這時,三葉銀行以常務飯島為指揮,成立了旨在支援地方與企業的項目“三葉故鄉基金”。日光的鬼怒川成為作為該項目的第一候選,日光雅旅館也將得到項目的支援。但是,芝野知曉該基金的真正目的,心情十分複雜。而了解“三葉故鄉基金”動向的鷲津,與飯島會晤,表示了牽制的意思,令其動搖。為了守護旅館,貴子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而鷲津也終亮明了接近日光雅旅館和三葉銀行的真正理由。

 

 

第4話

按鷲津的計劃,三葉銀行秘密賬戶事件被曝光,常務飯島下台。從那以後過了9年,鷲津率領團隊準備收購日本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型電機工廠“Akebono”。從三葉銀行辭職後成為企業重建專家的芝野此時恰恰是Akebono執行董事,負責企業重建工作。得知這個情況後,鷲津命令手下暫時擱置收購計劃。雖然鷲津絕不寬恕經營狀態不良的企業,堅決實施產業重組,故而被人們戲稱為“劊子手”,但是對於令多家企業起死回生的芝野,鷲津還是十分警惕。佐伯、中延等人聽從鷲津的指示,只有阿蘭反對鷲津的判斷。這時,電腦公司“Fine TD”的社長瀧本誠一郎開始收購Akebono。瀧本創辦了Fine TD並令其發迅猛發展,因此有經營大師之稱,不過,他也有為了擴大業績不擇手段的一面。這次,瀧本打算把Akebono搞到手,令事業進一步擴大。一開始,他友好地向Akebono提出了救濟收購提案。然而,當芝野和Akebono的社長諸星恆平拒絕了提案後,瀧本態度大變。

 

 

第5話 

“Fine TD”的社長瀧本誠一郎要收購綜合電機公司Akebono,在他策劃下,鷲津遭心腹部下阿蘭的背叛,被基金公司解僱。然而,鷲津在仰慕他的佐伯、中延等人幫助下,開設新公司“武士基金”。他為了守護Akebono,準備與瀧本展開對決。這時,取代鷲津就任新社長的阿蘭,陸續拋售迄今為止鷲津收購的企業的股票。貴子任社長的日光雅旅館也在其列。阿蘭告訴她在兩週的猶豫期內準備51億日元。聽說鷲津被解僱後,貴子感到自己已走投無路。在這期間,Akebono的電腦產品被發現不合格,股價大跌。 “Fine TD”的後台、美國大型軍工企業普拉薩集團趁機發起攻勢。見此情景,鷲津等人調集資金,集中收購Akebono的股票。於是,“武士”與“Fine TD”的股票爭奪戰拉開了大幕。

 

 

第6話 

綜合電機公司“Akebono”與電腦公司Fine TD正在進行合併重組。為了阻止這場併購,鷲津率領的武士基金公司舉行記者會,宣布對“Akebono”進行 要約收購,並且公開指責“Akebono”現在的經營團隊和Fine TD的社長瀧本誠一郎。面對這種意料之外的先發製人式的攻擊,瀧本投入巨資牽制鷲津。痛哭流涕也好,威脅恫嚇也好,他使用各種方法要把“Akebono”弄到手。儘管如此,鷲津不為所動。瀧本見此計不成,又鼓動媒體刊登批判外資收購的文章。但他的辦法沒能奏效,武士基金按步就班地推進著購買“Akebono”股票的計劃。作為大股東,鷲津稱自己的目標是阻止“Akebono”與Fine TD的合併。而且為了扭轉輿論,他參加了電視台的新聞節目,揭發在Fine TD背後撐腰的是美國最大的軍工企業,嚴厲地批評那些在外資操縱下轉賣日本技術的人是低劣的賣國賊。終於,一直躲在Fine TD背後美國軍工集團決定直接收購“Akebono”。另一方面,因為鷲津的離開,日光雅旅館的股票被賣給了外資酒店集團Crown Century。但是,收歸Crown Century旗下的條件,對貴子來說很難接受,交涉進行得很艱難。鷲津詢問貴子自己能為她做些什麼。

 

 

第7話 

時間來到了2018年——平成年代的最後一個夏天。日本具有代表性的知名重工企業“帝都重工”被發現篡改數據。這件醜聞被媒體大肆報導,稱之為“信用崩壞的危機”。日本“文藝復興”機構的飯島托芝野處理這件事。此次日本名企的經營危機,已經嚴重到作為政府旗下金融支持機構的日本“文藝復興”機構絕不能坐視不管的地步。他們指示芝野向“武士基金”的鷲津尋求支援。這時,鷲津正經濟論壇上遇到了年輕的風投企業代表天宮光一。天宮作為帝都重工的子公司space frontier Japan的代表,從事與宇宙開發有關的事業。他請鷲津為本公司投資。然而,鷲津到space frontier Japan視察後,拒絕了天宮的請求,稱自己不會把錢投在夢想上,因為夢想是不打算實現的人說的空話。在芝野安排下,鷲津與飯島以及帝都重工的社長真壁達臣會面。對方請求他正式收購帝都重工,但提出的條件是最多只能佔三分之一的股份,有股東否決權但沒有經營權。鷲津答應考慮一下。因為現在在日本政經界擁有影響力的飯島盯著此事,鷲津指示佐伯和中延謹慎地打探帝都重工周邊的動靜。就在此時,帝都重工又發生大事。企業內部有人告發財務造假,為了判斷帝都重工是否有拯救的價值,鷲津提出與那位告發醜聞的人士進行面談。逐步而察知帝都重工腐敗內情的他,採取了驚人的行動。

 

 

第8話 

日本代表性重工業企業帝都重工接連曝出篡改數據、做假賬等醜聞。為了挽救危機,芝野和飯島向鷲津提出對帝都重工進行救濟性投資。而實際上,飯島是與美國投資家勾結,想藉機掌握帝都重工的實權。鷲津得到這個情報後,從武士基金辭職,就任帝都重工的社長,而芝野成為負責企業復興的執行董事。鷲津成為社長後馬上就邀請亞洲各工重工業企業的當家人,在貴子擔任社長的日光雅酒店召開會議。雖然飯島不願鷲津任意妄為,但因為有把柄在對方手中,也只好接受鷲津的決定。不久後,鷲津召開記者見面會,宣布要在三十天內對帝都重工進行革命。另一方面,天宮光一受到帝都重工發來的中止合同的通告後,到處奔走尋找新的投資人。負責的宣傳的櫻井加奈勸他再與鷲津商談,天宮卻充耳不聞。加奈隻身來找鷲津,懇求他收回解除合同的決定。而鷲津意味深長地回答說很快會登門拜訪。終於,鷲津開始視察帝都重工的子公司和關聯企業。負責企業重組的芝野也開始與帝都重工的管理層進行面談。鷲津要在帝都重工進行革命,芝野為了日本的未來要守護帝都重工,而飯島要利用帝都重工內部的腐敗擴張勢力。圍繞這家老牌大型企業,各色人展開了爭奪。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亞洲重工業巨頭們的會議在日光雅酒店召開,鷲津的最後一戰也開始了。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y 的頭像
Remy

日劇小屋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