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黃昏流星群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10話

簡介:愛情重跑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0話)

 

第1話

瀧澤完治在銀行工作的了二十八年。他工作勤奮,升到若葉銀行新宿支行行長的位置,可以說是出人頭地。因為他優秀,所以他的女部下中不乏愛慕他的人,但完治卻不為所動。他深知出軌是事業上的致命傷,所以對那種事毫無興趣。在這一點上,他的妻子真璃子完全信任完治。真璃子一直在背後支持著丈夫,因為完治埋頭工作,二人很少交流,平時陪伴真璃子的是他們的女兒美咲。這種狀態已持續了二十多年,夫妻倆相安無事。這一天,美咲說要把戀人日野春暉介紹給真璃子。真璃很吃驚,一想到有朝一日女兒出嫁,家裡只剩下自己一人,她真不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完治本以為獲得最優秀分行獎後馬上就能進升到總行,卻不料發生了意外狀況,他將被調到地方子公司去。他了解到自己是捲入派系鬥爭成了犧牲品。完治徬徨地在街上亂走,最後到居酒屋喝得爛醉。數日後,完治對妻子謊稱去出差,然後獨自一人到了瑞士。然而,他正趕上惡劣天氣,就算登上馬特洪峰也什麼都看不見。儘管如此,他還是坐上了通向馬特洪峰的纜車。在暴風雪中,就在他想獨處時,日本女性目黑栞闖進了他的車廂。

 

 

第2話 

完治一直忘不了在瑞士相識的女性日黑栞。就在這時,他又與栞偶然重逢,她在他調任的荻野倉庫的食堂工作。栞看到他後想要逃開,卻被完治制止了。他不假思索地脫口說出想一直想見到她。聽有婦之夫說出這樣的話,栞很困惑。但是,完治說他是要買把傘給她,作為在瑞士被吹走的傘的補償。栞便把母親所入住的養老院的地址給了完治。另一方面,懷疑完治出軌的真璃子頗感氣憤。這時,她遇見了女兒的戀人日野春輝。春輝接與美咲、完治的約定前來拜訪瀧澤家,正看到真璃子在院子裡弄傷了手指,便上前幫忙。雖然明知對方是女兒的戀人,但真璃子還是被冷靜而善良的春輝吸引了。她自己也被這種感情嚇呆了。完治以忙工作為由不回家,春輝說改日再來拜訪,然後就離開了瀧澤家。美咲對於父親只顧工作極為不滿,瀧澤家開始產生了裂痕。完治雖然已經接受了被派到荻野倉庫的結果,但還是沒有對妻子女兒說出實情。正當他一邊沉思一邊收拾私人物品時,栞打來電話。栞說要為傘的事向完治道謝,完治馬上轉憂為喜。他高高興興打電話的樣子被部下筱田薰看在眼裡。

 

 

第3話 

瀧澤完治被外調到荻野倉庫,第一天上班就感到了周圍人的敵意。銀行派來的人,在倉庫的職員們來說就像煙一樣。完治努力想融入職場,但徒勞無益,與川本等職員的關係完全沒有拉近。另一方面,真璃子到銀行給完治送他落下的東西,從秘書莜原薰口中聽說了丈夫被外調的事。她大受打擊,把迄今為止壓抑的不滿全向完治發洩了出來。這時,美咲下班回家,她也責怪父親,要求他推遲外調,直到自己結婚,因為她未來的婆婆非常看中家門。她還提起膠前幾天完治約好見春輝卻爽約的事。面對妻女的指責,完治除了道歉別無他法。因為在家裡也不得安寧,所以,完治更加期待午休時在員工食堂與栞相會。然而,這天他沒有見到栞。在他垂頭喪氣時,收到栞發來的道歉短信。栞說想在公司以外的地方見面,完治便邀她近期到山里玩。正當他期待著與栞約會的日子早點到來時,突然接到過去銀行同事的電話。與此同時,真璃子的朋友水原聰美建議她離婚,雖然真璃子當場否定了提議,但是回到家後,她開始上網調查關於離婚的事,結果被前來接美咲的春輝發現了。

 

 

第4話 

為了尋找重回銀行的門路,完治自掏腰包請人打高爾夫,但全是徒勞,所以他提前離開。與栞見面後,他才感到心情舒暢,但是,臨別之際,栞的親吻讓他吃了一驚。另一方面,春輝問真璃子,美咲最近為何沒有精神。真璃子決定告訴他真正的原因,於是前往春輝的辦公室。然而,就在她傾訴自己對丈夫和女兒的擔心和煩惱時,春輝的溫柔相待,令她情不自禁地流出眼淚。春輝見狀忙掏出自己的手帕遞給真璃子。星期天,春輝到瀧澤家拜訪。真璃子和美咲都很歡迎他,而與他初次見面的完治,出於對女兒的愛護,直率地問起春輝的年收入和房子的情況。真璃子母女想制止完治。春輝卻毫不隱瞞地回答了。他滴水不漏的回答讓完治無話可說。春輝回去後,美咲生氣地埋怨父親。到荻野工作後,完治提議重要文件應該妥善保管,鎖在櫃子裡。但是,川本說這是對公司員工的不信任。所有員工都討厭完治,完治感到很寂寞。下班後,栞在等著他。二人一起去了居酒屋“一番星”。栞看到了完治與川本等人會談的場面,告訴完治銀行里常識在這裡不管用。他們開誠佈公,吃完館就各自回家。通過這種關係,他們都得到了治愈。真璃子在女兒的脖子上看到吻痕,她疑心這是春輝留下的。其實,美咲有一個父母和春輝都不知道的重大秘密。

 

 

第5話 

完治與栞準備讓關係更親近。但是,在二人入住的酒店,完治遇到了自己的女兒美咲。美咲身邊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春輝,而是一個比完治年紀還大的陌生男人。在那種場合下,父女倆默不作聲擦肩而過。但是,完治滿腦子是女兒的事,結果什麼也沒有與栞做成。這時,和春輝看電影的真璃子回到家,而美咲還沒有回來。真璃子想起春輝曾說美咲也許另有所愛,但她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第二天早上,完治與美咲在上班路上相遇。完治質問女兒昨晚是怎麼回事,美咲卻反問栞是誰。完治無言以對。美咲說她會與春輝結婚,但是結婚與戀愛是兩回事。她的話讓完治張口結舌。上班後,完治碰到栞,他為昨晚的事道歉。栞回答說只要能和完治在一起她就很開心,又邀請他週末去山里玩。完治高興地答應了。然而,下班回家後,完治遇到了意外事件。美咲說春輝要和他們一家去旅行。完治只好打電話給栞取消約定。栞答應得很痛快,但從她的聲音中完治聽出了寂寞。週末,春輝開車載完治一家去溫泉旅行。見女兒若無其事地與春輝聊天,完治禁不住愁容滿面。這次旅行令瀧澤一家的隔絕進一步加深。

 

 

第6話 

完治與栞終於共度一晚。給對真璃子打電話,謊稱是與銀行的前同事喝酒後在井上英樹家借宿一晚。栞看到這樣的完治,不禁有點擔心。第二天一早,完治與栞共進早餐,心情舒暢。然而,送完治回家後開始洗衣服的栞,感到身體有異樣。另一方面,完治回到家,又匆匆出門上班,真璃子見此情景,覺得已無可挽回。她打電話告訴好友聰美,自己已經確定丈夫出軌了。因為她從完治的電話裡聽到一個陌生的女人的聲音,那女人叫目黑栞,而且完治昨晚的外宿非常可疑。真璃子感嘆道,事到如今這已是非常明確的外遇,而她反而沒心情向好友問計了。為了準備美咲與春輝的婚禮,兩家家長要見面。完治一家來到日野家,他們被日野家的豪宅和春輝母親日野冴嚴厲的目光、莊重的言行壓得透不過氣來。特別是,冴急著抱孫子的願望讓美咲很困窘。在回家的路上,完治問美咲是否與戶浪恭介分手了,美咲稱已經好好分手了,讓父親不必擔心。完治到荻野倉庫上班,見川本保正在生氣。原來,公司的主要客戶要中止合同。為了融資,完治前往過去工作過的若葉銀行。

 

 

第7話 

在完治的病房,聰美和武史來探病。二人說他們正在交往。真璃子與聰美出去買東西,她覺得與須藤談闐無聊的工作話題的完治看起來有點寂寞。回家後,真璃子接到春輝的電話。他們談著完治的身體狀況,與美咲有關的話題讓二人都覺得尷尬。春輝說會再聯絡真璃子,真璃子則說不要在美咲不在時打電話,然後就掛斷了電話。完治出院後,繼續到荻野倉庫上班。因為大客戶解約,公司的經營陷入困難。川本覺得自己對於完治住院負有責任,所以見面時有些難為情。儘管如此,他還是向完治抱怨削減經費。完治則交給他新業務的資料。原來,須藤請完治幫忙找間倉庫存放一些物品,那此東西充滿了與分離的家人的回憶。於是,完治考慮為客戶提供存放無法捨棄的物品的服務。川本反對這個主意,認為這種服務無利可圖。不過,完治說東西的整理都由他來完成,見到完治如此有熱情,川本也只好答應。這天中午,完治在食堂見到了目黑栞,但她態度很冷淡。完治心中介意,卻因為忙於新業務而每天加班,就算想找栞回原因也沒有機會。實際上,自從美咲要求她與完治分手後,栞的心情都十分矛盾。她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而就在此時,美咲與春輝的訂婚禮正在舉行。

 

 

第8話 

完治和真璃子的女兒美咲失踪了,而她剛剛與春輝訂婚。她留下信說與老師去倫敦了。真璃子聽完治說美咲的出軌對像是個比美咲年長近四十歲的戶浪恭介後,真璃子大吃一驚。而得知完治早就知道美咲與恭介的關係後,自認為與女兒很親近的真璃子更是備受打擊。完治沒敢說自己是在和栞去酒店開房時發現美咲出軌的,只說是偶然碰到美咲與恭介在一起。這種含糊的解釋令真璃子更加不安。完治與真璃子去日野家說明情況並道歉。春暉的母親冴見完治夫婦只是來道歉,十分不滿,往他們身上撒鹽。春輝扶住幾乎快昏過去的冴,對她說“我也有錯”,此話讓冴疑竇叢生。完治到荻野倉庫上班,但是在食堂他沒找到栞。在早會上,完治想出的方案得到社長稱讚。他說這並非自己的功勞,而是得益於川本等人的支持。完治與銀行確定了融資的事,與川本的關係也日漸拉近。他聽食堂員工房江說栞請了病假,便前去探望。但是,栞堅決不見他,把他趕走了。回到家後,完治與真璃子兩人個吃晚飯。真璃子非常擔心美咲,就在完治安慰她時,門鈴響起。來人正是恭介的妻子和代。

 

 

第9話 

目黑栞從完治面前消失了,她辭掉食堂的工作,搬了家,不知去向。此時,若葉銀行詢問完治是否願復職。剛剛感到倉庫工作上了軌道的他沒法馬上答复銀行。而真璃子也正在做出一個重大決定。完治對真璃子說了銀行的事,真璃子則提出要和他分居,完治震驚。真璃子說自己已經知道栞的存在,而且她看到和栞在一起時完治臉上流露出的是她從未見過的幸福表情,她也因此決定嘗試其他的生活方式。完治無言以對。真璃子搬到好友水原聰美的公寓。但是,聰美告訴她自己要和須藤武史結婚。真璃子覺得自己會打擾到聰美,所以離開了。無處可去的她在街上游盪,深感自己的無能。就在這時候,她在某個地方偶然碰見了春輝。看到他因為看護母親而疲憊的樣子,真璃子便到日野家拜訪。

 

 

第10話 

瀧澤完治以人事特例的身份重返若葉銀行。但是,他的妻子真璃子離家出走,以照料日野冴的形式支持春輝。完治愛慕的目黑栞也下落不明,音信全無。完治復職後,被任命為不正當融資內部調查委員會委員長。就在這時,他得知同期入行的同事井上英樹企圖自殺。另一方面,真璃子與春輝送日野冴去臨終關懷所。日野冴很感謝真璃子一直以來的照顧。但是,她仍提出希望真璃子與春輝的關係到此為止。真璃子無處可去,只好回到瀧澤家。另一方面,栞的病情日益加重。

 

未完待續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y 的頭像
Remy

日劇小屋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