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Innocence 冤罪律師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9話

簡介:Innocence 冤罪律師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0話完結)

 

第1話

保駿堂法律事務所負責刑事案的年輕律師黑川拓是一位出類拔萃的律師,因為在日本嚴苛的司法制度下,他三年中洗清五起冤案。然而,他不修邊幅,雖然外表帥氣,卻因不喜歡打理自己,所以討厭接受采訪,平常就住在事務所的庫房時。總之是個怪人。一個月前,新人律師和倉楓加入保駿堂事務所,她之前因為特別原因被某大牌事務所解僱。小楓違心地幫助阿拓,被他我行我素的作風搞得焦頭爛額。這天也是,阿拓本來答應接受關心冤案的記者有馬聰子的採訪,事到臨頭他卻任性地爽約,理由是與委託人的約會優先。阿拓的委託人阿蘇惠美子的丈夫重雄因涉嫌在自家房子裡縱火而被捕,他承認了罪行。阿蘇家欠著債,正巧在惠美子不在家時著了火,警方便懷疑重雄為了騙保險金而放火。惠美子不相信丈夫會犯罪。阿拓則對著火時重雄急急忙忙搶出來的戰隊英雄的手辦頗感興趣。那個手辦是惠美子兒子幸雄的遺物。五年前,年僅十歲的幸雄去世了。阿拓和小楓會見了重雄,但嫌疑人重雄已經坦白承認了。小楓向阿拓詢問這次的辯護方針,阿拓說警察的筆錄總是很輕易就勾畫出犯人的形象,也就是所謂“經常性筆錄”。他向毫無生氣確認自白內容的重雄問一個問題,結果重雄承認自己是屈打成招。第二天,阿拓和小楓去發生火災的阿蘇家拍攝證據照片。阿拓的律師助理城崎穗香聽看熱鬧的小學生們說是“Yukio的詛咒”導致的火災,她很在意這個情報,報告了阿拓。實際上,幸雄正是死於在廢棄的工廠放煙花時失火。這時,別府長治所長把小楓叫來,他任命小楓監視無視事務所利益的阿拓和老牌律師湯布院和人,以防止二人做出格的事。阿拓等人執著於冤案,過於批判警察和檢察官,別府覺得這可不是什麼好事。阿甦的案子公審第一天,負責審訊重雄的刑警下呂作為證人出庭。因下呂的刺激,重雄在法庭上失態,給法官留下極差印象。而且,檢察官也從科學角度否定了辯護方提出的一樓壁櫥裡的火爐導致失火的說法。辯護陷入困境,阿拓卻不著急,而是帶著小楓再次探訪案發現場。小楓滿肚子不樂意,提議把辯護方向改成爭取酌情減刑。阿拓的回答出人意料。最後,他們去了大學實驗室,在那裡等著他的是孤 僻的物理學準教授秋保恭一郎。小楓親眼目睹了阿拓超乎想像的大暴走。

  

 

第2話 

小楓得知阿拓的父親黑川真是最高檢的王牌檢察官,不禁對於阿拓為何要當薪水微薄的刑事案律師產生了疑問,但又不敢去問他本人。這時,他們又接到一件沒有油水的法律援助委託。委託方是因便利店搶錢、打傷店員而被以強盜致傷罪逮捕的十勝岳雄。岳雄只有21歲,在小吃店打工。負責此案的刑警說,岳雄從十幾歲起就多次盜竊,是個出了名的慣犯。在會見時,岳雄對阿拓和小楓的態度很惡劣。而且,他情緒激動地敲著桌子稱自己什麼也沒做。阿拓注意到岳雄的手因為在小吃店當廚師所以有很多小的被刀切的傷口,但岳雄因為小楓懷疑他,一氣之下把阿拓和小楓趕走並拒絕他們辯護。岳雄的母親睦美擔心兒子,她告訴阿拓和小楓,岳雄雖然在高中時代很荒唐,但是如今他為了成為廚師,正在洋食屋認真學習,絕對不會去搶劫。睦美重新委託阿拓為岳雄辯護。阿拓宣布要和檢方決一死戰。然而,他們看了電視台的聰子蒐集的關於案件的情報後,發現案發現場的防盜錄像上有岳雄,現場也留下了岳雄的指紋,所以很難為他脫罪。這時,別府所長把二人叫來,提議這次的辯護由小楓主導。他這麼做是為了防止阿拓胡來,但是小楓卻感到壓力很大。第二天,為了能爭取檢方不起訴,阿拓、小楓和穗香來到案發的便利,尋找能推翻岳雄有罪結論的證據。他們雖然發現警察杜撰了調查結果,但是附近的人都對單親家庭長大的岳雄有偏見,認定他必然走上犯罪之路,這讓小楓很生氣。岳雄說他在案時正在附近的加油站。三人來到加油站,在防盜錄像上發現了岳雄的身影,但時間比案發時稍早時間,所以不能作為不在場證據。阿拓向來進行現場取證的檢察官指宿投訴警方調查不利。但是,指宿則用從阿拓父親那裡學到話來回應:懷疑他必然是因為他有可疑之處。爭取不起訴的時間越來越緊迫了,小楓為找不到辯護的材料著急。但阿拓卻執著於加油站對面房子庭院裡巨大的物體。小楓忍不住批評他。在看守所中,因為連日接受審問,岳雄已精疲力盡。就在此時,受阿拓之邀分析監視錄像的秋保有了新發現。


 


第3話  

小楓聽說阿拓在大學三年級時從理工學部轉到了法學部。從那時開始認識了阿拓的湯布院說在決心成為律師前阿拓與現在的樣子截然相反,但關於阿拓性格改變的原回,湯布院卻含糊其辭。這時,聰子帶著青島醫院的護士白山美紀來到事務所。青島醫院發生了手術中人工心臟驟停而導致患者死亡的醫療事故,主刀醫生雲仙被捕。美紀想請阿拓為雲仙洗清冤枉。她暗戀耿直的雲仙,所以覺得因院內告發而把罪過推給雲仙一個人非常可疑。阿拓和小楓與雲仙面談,雲仙曾多次要求直接向死者家屬說明事情經過,但都被醫院阻止了。雲仙為自己沒有挽救患者而自責,而阿拓勸說下,他為了向遺屬說明真相決定接受辯護。很快,阿拓與小楓與會見雲仙的同期、已經升職的醫生磐梯,而穗香在拿到醫院交給遺屬的內部調查報告後,開始進行現場調查。阿拓還想和參與手術的工作人員談話,但是磐梯以急診太多為由拒絕了他。阿拓帶著內部調查報告去見雲仙。雲仙看完內容後驚愕不已。醫院方面為了能以雲仙個人失誤了結此事,謊稱是雲仙的指示出錯。雲仙說人工心臟的電源沒有任何預兆就停止運行了,根據他的話,阿拓開始探究電源沒電的原因。然而,別府所長和登別律師卻試圖阻止他。因為保駿堂事務所是人工心臟的生產廠家顧問,如果暴露生產廠家的產品發生機械故障,那事務所也會受到重大損失。雖然明知得出對事務所不利的結論會被開除,阿拓仍發誓要徹底地追查真相。就在這時,檢方確定要起訴雲仙。儘管阿拓找到了參與手術的實習醫生在法庭上作證,但開庭那天發生了意外情況。無計可施的阿拓意外地發現了線索,在秋保幫助下,他又開始進行大規模實驗。

  

 

第4話 

企業法務部門律師登別悄悄接受了他所愛慕的女性小笠原奈美的刑事案辨護委託,被事務所發覺了。阿拓和小楓緊急接手小笠原的案子。在食品玩具工廠上班的奈美因涉嫌在海外旅行時殺害同事姬島理沙被捕。理沙是溺水而死,她的屍體的肺中有大量砂子,所以該案被認為是謀殺。而奈美完全否認檢方的指控。聰子告訴阿拓和小楓,奈美的人氣很高。阿拓和小楓到工廠打聽情況,穗香從同事們的證言中發現奈美與理沙關係不錯。這次調查沒什麼收穫,阿拓和小楓又去了發生命案的海島。在案發現場的海岸,阿拓突跳入寒冷的海水中,再現事件過程。回去的路上,小楓參加了阿拓老家的宴會。因為阿拓與精英檢察官父親不合,所以黑川家氣氛相當差。雖然這對父子圍坐在餐桌前,但仍能看出他們之間的爭執分歧。就這樣,在缺乏有力的辯護材料的狀況下,他們迎來了初審之日。作為檢方證人出庭的奈美上司鶴見的證言令人意外,阿拓等人處境更加艱難。阿拓決定追查被奈美隱瞞起來的複雜的人際關係。就在這時,科學家秋保來到事務所。

 

 

第5話 

某名牌高中擊劍部的顧問高松洋介委託阿拓和小楓為他辯護。高鬆在指導社團時,用劍擊中了王牌選手藤裡,後者因為脈律不齊而心跳停止,高松被起訴過失傷害,目前取保候審。藤裡撿回了一條命,現在正在家裡療養。高松說事發時自己擊劍不足以造成那樣嚴重的傷害。為了調查,阿拓和小楓、穗香到了藤裡家,但被藤裡的母親拒之門外,只好去學校調查。校長和社團學生們都說高松是個優秀的教練,平時也沒見高鬆與藤裡有矛盾。社團成員田代表示自己願意為高松出庭作證。阿拓看了聰子拿來的記錄著事故發生時的練習情況的視頻,但是最重要的事故發生的那一瞬間卻因為混入雜音而看不清楚。這時,小楓過去所在的大牌律師事務所內發生的性騷擾醜聞被曝光。被周刊要求採訪的小楓回憶起過去被侵害的辛酸往事,非常苦惱。就這樣,高鬆的案子迎來了辯護方詢問證人的日子。站在證人席上的田代的發言讓法庭一片嘩然。但是,在秋保協助下進行科學調查的阿拓發現了誰也預料不到的真相。

  

 

第6話  

小楓得知秋保在東央大學上學的妹妹被殺,秋保妹妹的交往對象、同大學的理工學部學生被判有罪後自殺。負責為被告辯護的是湯布院的搭檔、別府的兄長。而當年負起訴的檢察官是阿拓的父親。這樣複雜的情況讓小楓混亂。穗香又告訴她,與案件有關的人士至今仍認為此案有可能是冤案,不過,阿拓之所以執著於洗清冤案卻另有原因。這時,阿拓和小楓接到新案子。當事人是與事務所簽有顧問合同的樽前物產的社長之子樽前裕也。裕也涉嫌槍殺朋友新島彰,他否認指控,但目前的狀況證據對他非常不利,而周圍人對的他的評價也很差。阿拓等人拜訪樽前家,聽住在這裡的管家有珠田說,案發當天,他聽到裕也在房間裡彈樂器。自稱是音樂家的裕也每天都彈樂器,因為音量太大而被鄰居投訴,然而,阿拓卻找不到在案發那天聽到樂器聲音的鄰居。與此同時,被害人新島的母親直接到律師事務所,要求他們不要給樽前辯護。裕也的不在場證明無法確定,而正在這個時候,穗香的兒子晴鬥被綁架了,她收到威脅信,信裡說如果她不放棄為裕也辯護就殺了她的兒子。阿拓憑直覺認為是新島的母親綁架了晴鬥,但他發現了意料之外的事實,事態發展急轉直下。

  

 

第7話  

小楓得知,殺害秋保的妹妹的淺間是阿拓的發小兒,阿拓相信淺間是被冤枉的,而秋保作為被害人家屬,懷著複雜的感情幫助著阿拓。這時,阿拓、小楓代替湯布院擔任滿裡奈的辯護人。滿裡奈是富商乘鞍權三郎的年輕妻子,被懷疑殺害了權三郎。權三郎是因一氧化碳中毒而死,滿裡奈說他倆是燒炭殉情,她自己也因中毒而被送進醫院。不過,檢察官方面懷疑她事先買了煤炭意圖殺人。乘鞍家的防盜錄像顯示,滿裡奈在充滿一氧化碳的房間里呆了一個多小時。第二天,阿拓、小楓、穗香來到乘鞍家。權三郎前妻所生之子阿肇說滿裡奈一定是從窗戶逃出了充滿一氧化碳的房間,等權三郎死後又回到房間。而阿拓注意到一絲異樣。公審當天,檢察官方面根據年輕目擊者的證言,主張滿裡奈在案發時從窗戶離開了房間,阿拓這一方則以院子中的傳感燈沒有反應為依據反駁檢方的說法。眼看他們就要勝訴時,阿拓的父親對他說“以想知道真相為動機進行辯護活動是不行的”。實際上,阿拓也懷疑滿裡奈是殺人犯,如果追究真相也許會揭穿委託人的謊言,作為律師,他非常苦惱。但是,小楓的一句話讓他下決心進行實驗驗證。

 

 

第8話  

聰子拜託阿拓和小楓為式根大充洗清冤枉。24年前,式根因毒物混入事件被判死刑,已經坐了很多年的牢。案發時,式根所生活的ITAE電機公司的宿舍舉行聖誕派對,有人在香檳中投毒,造成六人死亡。在被嚴刑逼供後,式根招認罪行,被判死刑。但是,聰子得知警察捏造了證據,而此時的式根因患癌症已時日無多,所以,她希望能在式根活著的時候為他平反。不過,“再審申請”很難獲得批准,所以被稱為“打不開的門”。迄今為止,為式根辯護的律師已經四次申請再審都被駁回。而且因為妻子也死於案中,所以式根本人對人生不抱任何希望,沒有想申請再審的動力。自從案件發生後,式格的獨生女松下玲子作為“死囚之女”飽受媒體騷擾,她也不想再節外生枝。聰子痛感自己作為記者的罪惡感和無力感。就在這時,阿拓從警方的搜查照片中發現了異樣。在秋保幫助下,他調查了照片,發現有警察捏造之嫌。就在再審申請看以希望的曙光之時,式根的情況惡化。而且舊事重提也給別人帶來了傷害。阿拓等人正為此很是苦惱。

 

 

第9話  

11年前,阿拓的發小兒淺間大輔被指控殺害秋保的妹妹,後來淺間在獄中自殺。阿拓堅信淺間是無罪的,但是想要重審早案難上加難。這時,關於東京都內發生的美大學生遇害案,聰子送來了十分值得注意的情報。據說受害人脖子上的傷口形狀特徵與11年前的案件相同。阿拓與小楓去探視嫌疑人富士田順平。富士田因為曾跟踪被害人而惹上嫌疑。阿拓懷疑11年前的案子與富士田有關,但是富士田堅決否認有罪。於是,阿拓決定當他的辯護人,開始與小楓、穗香一起調查。他覺得富士田故意把會引來做案嫌疑的內容上傳到SNS上很不對勁兒。就在此時,阿拓的母親來到事務所。她請求小楓在阿拓困難時幫助他。另一方面,阿拓的父親黑川真詢問秋保是否願意到檢察廳直轄的科學搜查機構任要職。本來,作為受害人家屬的秋保雖然對阿拓為被告洗冤的行為感情複雜,但還是幫助他,而這次來自檢察廳的邀請讓秋保的心動搖了。這天晚上,阿拓非常苦惱,從感情上來說,他想相信淺間無罪,但是理性又告訴他不經過調查就不能下結論。看到他這樣難過,小楓鼓勵他說照往常那樣做就可以。她的話救了阿拓,但就在這時,聰子傳來消息說發現了新的遺體,富士田再度被捕。連續殺人案引起世人注目,該案與11年前的案子以及阿拓的關係被曝光,阿拓陷入絕境。

 

未完待續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文章標籤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