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Radiation House 放射科的診斷報告 分集劇情~更新至第1-11話完結

簡介:Radiation House 放射科的診斷報告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1-11話完結)

 

第1話

五十嵐唯織是一名放射線技師,他堅信“X光片一定能顯現真相”。唯織的能力得到美國最權威放射線科醫生認可,回國後,他去了一直暗戀的發小兒甘春杏任放射線科醫生的甘春綜合醫院工作。22年前,杏曾經跟唯織說要繼承父親的醫院。那時候的杏,認為要發現疾病,放射線技師必不可少,所以告訴唯織要成為世界第一的放射線技師,然後幫助她。上班的第一天,唯織坐公交車去醫院,同車的還有和他一起被聘用的新人放射線技師廣瀨裕乃。途中,唯織發現公交車司機天野身體情況有異,連忙招呼同車的乘客叫急救車。他指示急救人員把天野送到能做血管造影的醫院。天野被送到甘春綜合醫院。接收他的是負責急救的整形外科醫生駿太郎。但是,天野看起來能自己站立,身體並無不適。在放射線科,工作著科長兼診療部長鏑木安富、技師長小野寺俊夫、不讓鬚眉的單身女子黑羽玉城,以及軒下吾郎、威能圭、悠木倫等人。在他們之中,有關唯織是院長大森渚的私生子的流言廣為流傳。唯織因公交車的事而遲到,但他終於還是與杏重逢了。然而,杏完全不記得唯織了。唯織很受打擊。就在此時,前一天晚上唯織在河邊認識並交好的菊島亨被送到甘春醫院。實際上,菊島是享譽世界的攝影家。小野寺等人為自訴頭痛的菊島做了頭部MRI檢查。但是,片子的左上角有一塊黑色的缺損。

 

 

第2話 

甘春綜合醫院的渚院長問唯織是否想當放射線科醫生。但是,唯織拒絕了,因為他取得醫師執照是為了作為放射線技師能更好地查知疾病。他還表示,技師與放射線科醫生搭檔就能做出最棒的診斷。渚理解他的想法,叮囑他作為技師工作時,不要讓周圍的人知道他們有醫師執照。放射線技師長小野寺的妻子提出離婚,他一直拒絕。當為自訴膝蓋痛的少年健太郎拍X光片子時,他聯想到如果離婚就可能再也無法與兒子相見。辻村駿太郎與杏一起觀看健太郎的X光片子,杏覺得健太郎之所以感到痛可能是成長痛,只是暫時的。另一方面,唯織與裕乃一同照顧在MRI檢查時仍不肯放下手機的富惠。宣惠有幽閉恐怖症,她一邊做檢查想看著手機裡存的愛犬的照片,否則就不做,這引起一陣騷亂。這時,唯織回憶起當初杏準備丟掉小狗的情景。他覺得如果杏能回憶起那時的事就會想起自己。因為威能靈機一動,富惠總算平安無事地做完了MRI。但是,就在這期間,系在外面的她的愛犬卻逃走了,又引起新的糾紛。雖然唯織抓回了小狗,但是卻惹上了拐走小狗的嫌疑,遭到部長鏑木喝斥。實在際上,富惠是為鏑木提供研究經費的金田製藥的會長的夫人。杏與健太郎會面,對他說疼痛只不過是成長痛,不必擔心。而出身於單親家庭的健太郎卻說是為了戲弄埋頭於工作的母親美佐子才誇大了疼痛。杏告訴健太郎,無論他的媽媽有多忙,都會把健太郎當成最重要的人。檢查結束後,健太郎和美佐子一起出院。在等公交車時,美佐子突然因劇烈的腹痛而暈倒。

 

 

第3話  

唯織為了看小杏而去了甘春綜合醫院放射線科入局說明會。他想堂堂正正地與小杏交談,但卻偶然得知小杏與整形外科醫生駿太郎一起吃飯,頓時受到打擊。與此同時,裕乃正因為乳房X光檢查而陷入苦戰。即將結婚的女編輯葉山今日子來做檢查。由於母親和祖母都罹患癌症,所以今日子每年都做檢查。裕乃好言寬慰惶惶不安的今日子。然而,黑羽玉城聽到她的話後,斥責道:“這裡不是聊天的地方。”今日子屬於乳腺密度極高的女性,這在日本很多見。小杏看了片子後,雖然與鏑木會診,但因為沒有發現病變,而做出了“沒有異常”的結論。另一方面,玉城以替朋友諮詢為由,請小杏看一張X光片子。小杏看過後,告訴玉城,不排除患者右胸的腫瘤是惡性的可能性,最好再做進一步檢查。這時,唯織看到了今日子的X光片子,注意到有異樣,便追上今日子,建議她盡快做超聲波檢查。這天晚上,玉城叫住裕乃,提出自己作為受檢人,讓裕乃做乳房X光檢查練習。完事後,玉城把片子拿回去了。

 

第4話  

唯織與杏偶遇。杏應朋友之約喝完酒回來。在公園裡,唯織照顧醉酒的杏,得知她很介懷以前被診斷為股關節痛的男患者。因為X光片所見與血液檢查不相符合。為了給杏力量,唯織急忙採取行動。某天,甘春綜合醫院裡,來了一位在搖滾樂隊彈吉他的大學生坂無美月。美月說自己右肩疼,但怎麼檢查也確定不了原因。接診的整形外科醫生駿太郎告訴美月症狀是暫時性的。檢查結束後,美月慌慌張張地去參加練習,在醫院的走廊上撞到了裕乃。裕乃從掉落的手機的桌面上得知美月在聽某首歌曲。那首歌曲對高中時代熱衷於籃球運動、一心想進入全國大賽的裕乃來說非常重要。那首飽含痛苦回憶的歌曲叫《FLY AGAIN》。雖然美月的職業樂手夢破碎了,但是她希望能和同樣熱愛音樂的朋友們成功舉辦音樂會。看到這樣的美月,裕乃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這時,唯織因為偷看患者情報而被鏑木喝斥。

 

 

第5話  

小杏向唯織徵求關於某張CT片子的意見。看著片子的唯織因與小杏近距離接觸而害羞。裕乃發現威能正在看遺體的片子,嚇了一跳。實際上,威能是使用CT和MRI探究屍體死因的Automatic imaging(簡稱Ai)專家。鏑木以放射線科患者增加等藉口,提出把接受Ai檢查的數量減到最少限度。但是,渚院長認為Ai與解剖相結合對醫療界的未來而言非常必要。這時,放射線科接到一個Ai委託。死者是美少年藤本直樹,他在公園裡昏倒,後來被確認死亡。第一發現者是直樹的弟弟雄太,他說是和直樹一起到公園玩投接球的。呼叫急救車的人是住在藤本家附近的少年山村肇。駿太郎在直樹的心臟附近發現擦傷,懷疑是胸骨未發育的孩子受到撞擊而引起心臟震盪。目擊者也說直樹做過向上投球再接住的動作。然而,直樹的父母勝彥、步美不聽小野寺的勸說,堅決拒絕做Ai。大家開始懷疑他們是為了隱瞞自己虐待孩子致死。

 

 

第6話  

唯織看到杏與駿太郎正熱烈地討論著某部醫療小說。鏑木曾經接受過作者採訪。於是,唯織開始悄悄讀那本小說。與此同時,鏑木面見渚院長,指出唯織超越放射線技師的職權,有可能觸犯醫師法,令人擔憂。對此,渚院長說唯織只不過是作為技師陳述自己所見罷了。而且,如果出了問題,渚院長將負起全部責任。得到這個承諾後,鏑木與軒下接觸,命令他監視唯織的行動。這時,小女孩沙裡在公園玩耍時,不慎從欄杆上落下,腹部受傷,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小野寺和玉城等人為她拍腹部CT。杏看了CT片子後,確定沙裡的脾臟出血,提議進行IVR技術止血。這樣一來,將來患者不會落下醒目的傷口。裕乃也期待沙裡能接受這種負擔較小的VIR治療。但是,鏑木卻不同意杏的意見,命令進行開腹手術。

 

第7話  

自從唯織出現後,X光室的成員們就不斷發生著改變。某天,裕乃因為第一次獨自當值,所以惴惴不安,而緊急時刻呼叫的負責人是軒下。軒下是個不靠譜的人,裕乃更加不安了。這時,在乳腺外科,軒下中學時代的同學蛭田真貴與志朗夫婦前來就診。真貴在體檢中發現胸部有腫塊,所以來接受進一步檢查。與軒下重逢後,真貴回憶起他在畢業相冊裡寫的未來的夢想是成為醫生,她誤以為軒下已經實現了夢想。而面對初戀對象真貴的誤會,軒下不好意思說出真相。杏看了真貴的片子,向唯織徵求意見,結論是疑似惡性,需要進行超聲波檢查。鏑木見狀,指責杏過於抬舉技師了,更聲稱技師有技師的本份,如果唯織越權就要開除他。志朗得知再次檢查需要等到兩個月後,便哭著求“醫生”軒下幫忙提早檢查。但軒下只能回答說不可以特別對待。即使如此,志朗還是不肯放棄,他叫住正巧路過的唯織,說明了情況。志朗說真貴是他人生的全部,這話讓唯織產生了強烈共鳴,就去找杏商量。但是,杏回憶起鏑木的威脅,便回答唯織說拯救患者是醫生的工作,技師不要插手。

 

 

第8話  

少女魚谷久美因痙攣發作被緊急送到甘春綜合醫院。唯織等人在對久美進行CT檢查時沒發現異常情況,但是,過了一天做MRI時,發現她有二相性急性腦症的特徵,腦部有像樹枝一樣發光的“Bright tree”,醫生決定讓其住院治療。杏為了確認久美的治療效果,決定再次對她進行MRI檢查。在場的唯織因為杏連看都沒看他而大受打擊,裕乃見狀,不知何故心裡不是滋味。另一方面,玉城察覺到杏很在意唯織,便勸她直截了當地表明心跡。在小兒科,為了滿足久美的強烈願望,儘管不是時候,大家還是為她舉行了聖誕派對。唯織和小野寺等人也收到了久美給的心願卡片,因為據說睡覺時在枕邊放上寫著心願的紙條就能實現心願。與此同時,內科接收了一位自訴腹痛的患者——若井陽子。陽子的丈夫從打工的地方趕到醫院,為讓他安心,陽子對他說自己確診是盲腸炎,但只要服藥就能照常工作。久美也把心願卡送給陽子。不久後,本來預定要接受MRI的久美突然再次痙攣發作。

 

 

第9話  

杏在醫院中昏倒,從台階上滾落。唯織急忙趕過去看望。杏從台階上摔落時腦部受到重擊。與此同時,大政治家安野將司秘密住進甘春綜合醫院。是駿太郎的父親、麗洋醫科大學醫院教授辻村丈介拜託鏑木的。據說安野為了逃避與政治資金有關的醜聞需要藏起來一周。丈介請鏑木讓駿太郎當安野的主治醫生。就在這時,安野在甘春醫院的後門模仿高爾夫揮桿動作的照片被周刊登了出來。報導上說他是假裝住院。媒體殺到醫院,把來上班的裕乃、小野寺、玉城等放射線技師團團圍住。另一方面,安野被報導激怒,準備馬上宣布自己住院的理由。

 

第10話  

在上班途中,唯織收到恩師、放射線學科的世界權威皮爾斯教授的郵件。皮爾斯正在開發使用人工智能的讀影輔助軟件,他希望唯織能加入自己的團隊。駿太郎的父親、麗洋醫科大學醫院教授辻村丈介推薦鏑木就任麗洋系醫院的院長。鏑木高興地向家全宣布這個消息,並告訴妻子聰子和女兒加奈子,因為工資加倍,所以他會帶她們去夏威夷旅行。就在這時,杏的父親、甘春的前院長正一突然來到X光室。小野寺和玉城知道正一患有抑鬱症,他們努力做出開朗的樣子迎接正一。與此同時,駿太郎正在為島田茜的一歲零八個月的兒子小光做診察。因為小光疑似骨折,所以駿太郎讓裕乃做X光檢查。裕乃害怕給小嬰兒做檢查,便向軒下求助。結果,玉城回憶起三個月前小光曾因疑似右上腕骨折,她為小光做過檢查。檢查結果表明,小光是鎖骨骨折,人們懷疑受虐待所致。

 

 

第11話  

唯織在思考杏的父親、甘春綜合醫院的院長正一所患的也許不是抑鬱症而是其他疾病。正一為全身的慢性疲勞感和起立時就頭痛的症狀所苦。而他發生這些症狀前,曾經被汽車追尾後又坐了飛機。給唯織靈感的是裕乃幫忙做CT造影之時,造影劑從軟管裡洩漏出來。在小野寺等人協助下,唯織為正一做了MRI檢查和髓液漏檢查。他看著片子,確信正一所患是低髓液壓症。可能是正一被追尾時硬膜開了個洞,而後馬上乘飛機,由於氣壓的變化和亂氣流的振動,導致了低髓液壓症。髓液減少導致腦下垂,所以起立時會感到無法忍受的頭痛。杏得知父親的病可以用手術根治時,非常高興。但是,就在這時,正一突然昏迷。駿太郎等甘春醫院的醫生中沒有人能治療正一。杏提出由自己來治療父親。唯織看著杏,做出了一個決定。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

歡迎加入芮米的FB點我 google+點我 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